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日产nv200视频 ,一本道理不卡免费播放

    来源:廊坊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8 20:24

    (作者:赵辉)在中国有这么一个身份,无历史存在感、地理方位感与文化历史自豪感的,它不是中国的南方,也不是北方;不是中国东部,也不是中国的西部;它是南方人眼中北方,北方人眼中的南方;它是东部人眼中的西部,西部人眼中的东部;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的城市,只有短短的一百年历史,百年前只是一个河边的小渔村,以在当地并不盛产的珍珠为城市标志,却对珍珠的母体河蚌价值毫无认识,河蚌曾经是这块土地先民们取之不尽的丰富食品与加工工具。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县,在远古历史上曾经有过高光时刻——万国来朝,但对创造这一高光时刻的人物身份、创造的更加辉煌时代毫无认知,其历史存在感只是从南宋开始的不到八百年历史。 这个省份就是安徽省,清朝安庆府与徽州府的合称,现今徽州已不复存在,丢失了徽标。其简称皖,来源于一条并不为人知的皖河,不仅中国人不知何意,安徽人也不明就里;而安徽省境内独有的东、西、南、北淝河,四条以淝河命名的河流,却没有成为安徽省的简称,就让人感动十分费解。安徽省全境被淮河与长江分割为三部分,以长江划分标准可称为江南人和江北人;以淮河划分可称为淮北人和淮南人;中间是两个二四不靠、不江不淮、不南不北、不是东西、滴水不沾的肥人。淮河为中国南北划分的分界线,淮河两岸的广大地区,更是说不清自己应该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,是东部人还是西部人,是一群缺乏明确地域概念的地区。 这个城市就是蚌埠市,从一个小渔村发展为只有百年历史的中等城市,以珍城自称,却并不盛产珍珠,只盛产河蚌。在春秋战国时期,今蚌埠三县一市地区曾分别为徐、鲁、宋、吴、越、楚等国邑地。 这个县城就是怀远县,南宋宝祐五年(1257年),分钟离县(今凤阳县)置怀远军和荆山县,辖今怀远县及蚌埠市区西部、固镇县一部;元朝时期,元至元二十八年(1291年),撤销怀远军,改荆山县为怀远县,成为怀远县称谓的正式来源。至今七百多年的历史也成为怀远县引以为傲的资本。 “在身者不知,何远之所怀?”用《淮南子》中的这段话来概括怀远,要远比南宋时的怀远军更贴切。 怀远县的涂山,曾经数次出现在中国的史料中,《左传·哀公七年》:“ 禹合诸侯於涂山,执玉帛者万国。”;《史记·夏本纪》:“予辛壬娶涂山,辛壬癸甲,生启予不子,以故能成水土功。”;《史记》云“夏之兴也以涂山”; 《尚书·皋陶谟》“娶于涂山。辛壬癸甲。启呱呱而泣。矛弗子。惟荒度土功。”;《楚辞·天问》“禹之力献功,降省下土四方。焉得彼涂山女,而通之于台桑?”等。 大禹与怀远的涂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大禹在此疏通淮河,大禹在此娶妻,大禹儿子在此出生生长,大禹在此大会万国诸侯。大禹与怀远、涂山仅是这些联系吗?显然不是。历史要比流传下来的史料记载的要更丰富,更精彩、更辉煌无比。 “夏之兴也以涂山”夏朝在涂山兴起、兴盛,那么建立夏朝的启,在涂山出生,在涂山长大,那么启建立的夏朝的国都,会离开涂山地区吗?显然不会。这是因为大禹建立的治水丰功伟绩在涂山地区,大禹在涂山受到万国诸侯的拥戴,大禹受到涂山氏族的鼎力拥护,启王母亲的氏族力量在涂山,启王在涂山地区建立夏朝国都,在民声民望上都是最佳的选择。因此,启王建立的夏朝国都必在涂山地区,受到启王母族势力的强烈支持,受到享受大禹治水业绩恩惠的淮河民族拥护。 在《左传》中,对华夏地区有三处模糊的记载,是我们破解“华夏”地望的重要线索。“楚人伐徐,徐即诸夏故也”“吴犯间上国(越国)多矣,闻君亲讨焉,诸夏之人莫不欣喜”“楚失华夏”。在历史的不同时期,古华夏之地因为诸侯国的连年征伐,分别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徐国、楚国、吴国所占据一段时间,成为徐国、楚国、吴国的领土。而蚌埠市曾分别为徐、鲁、宋、吴、越、楚等国邑地,正显示了蚌埠市地区就是《左传》记载中的华夏、诸夏地区。 那么,涂山地区的夏朝国都在什么地方呢?根据笔者考察研究,涂山北部二十公里处的北淝河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,就是大禹建立的夏朝国都,也是夏桀最后逃亡时期的国都,夏朝国都只此一处,别无它处,这是由夏朝所受万国拥戴,拥有丰富的农耕生产地理水利气候条件决定的。在农耕文明基础上建立的夏朝国都,是不会离开兴盛的农耕土地的。 北淝河古称夏水,夏水也标志着北淝河是一条在夏朝国都旁的河流。而夏水北淝河中的四方湖,更是一个极具夏朝特色的名称。夏朝时期的氏族国家称为方国,在国都周围的方国,都是夏朝国都的四方国家。夏朝国都在中,四方国家在周边,那么夏朝国都旁的湖泊,被命名为四方湖就是一件理所当然、合情合理的历史意义的事情。而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,就是中华民族、华夏民族久寻无果的夏朝国都。 “在身者不知,何远之所怀?”,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却在当地文物部门的考古考证中,只是一个二千年前汉朝的向县遗址。笔者说它是四千年前的夏朝国都,不仅中国历史学界不会相信,当地人士也不相信,省市相关单位也不相信。经过相关部门考证的只有二千年历史的向县遗址,怎么可能是四千年前的夏朝国都? 为了解开这个专业考古领域的矛盾问题,笔者只能个人自费对古城遗址进行考古发掘。在尧、舜、禹的护佑下和几个志同道合的热心朋友帮助下,经过对古城遗址的考察了解,在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获得了六千年前仰韶文化时期陶器,5300-4000年前的良渚文化黑陶片,以及大汶口文化、龙山文化、二里头文化、殷墟文化相应时期的陶器残片。充分显示了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的存在年代,与夏朝国都存在时期的年代,在时间上高度吻合。而6000-4000年前的农耕文化发展、物质财富积累,才是夏朝国都建立的基础,充分体现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渐进过程。罗马城不是一天建立的,夏朝国都也不是一挥而就建成的,夏朝国都的迁移更不是有些学者的观点,是说迁就可以迁的。 因此,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涂山北的夏水北淝河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,才是夏朝华夏文明的中心夏朝国都,是天下四方之中。它不是中国的南方,也不是中国的北方;不是中国的东部,也不是中国的西部,它是古华夏的四方(湖)之中国;它是让四方臣服,四方来朝,四方来贺的天下中心——夏朝国都,其他地区只能去争霸一方、各霸一方、独霸一方、割据一方。(作者:赵辉)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36728937847466654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日产nv200视频 ,一本道理不卡免费播放 sitemap